别问孩子「为什幺」,而是观察「为了什幺」

2020-06-19  阅读 928 次 作者:

别问孩子「为什幺」,而是观察「为了什幺」

以前总认为,最懂孩子的人应该就是孩子的爸妈。然而这六年的亲子团体历程,让我惊觉,原来有很多的爸妈,并不懂自己的孩子。

当孩子感觉自己不被懂、不被理解,这样的亲子关係,就会逼得孩子用很多的行为求救或抗议。然而也因为父母不懂孩子,自然也就难以理解孩子的行为,误以为孩子在找麻烦、不听话、不乖,然后用父母与生俱来的地位与资源,压抑掉孩子的求救讯号和抗议行为。打、骂、威胁、恐吓、奖赏、处罚,是我们归纳出最常见的压抑方式。

其实孩子很懂爸妈,他们很清楚做什幺事情会让爸妈生气、愤怒、爆炸。但孩子不是故意要让爸妈生气、愤怒、爆炸的,他们的小小愿望,只是爸妈可以懂他们的「真实需求」,如此而已。

从阿德勒的心理学做为出发,既然行为有其目的,那幺要改变行为,就要先了解是正向的目的?还是错误目的?

正向目的是「我好,你也好」的行为,而错误目的(或称错误目标)则是「我好,你不好」、或是「我不好、你也不好」。面对孩子「错误目标」的「行为」,要改变的,并不是行为,而是「错误目标」。

阿德勒提出两种方向同时运作:

第一个方向是採行「鼓励」。会有不良行为的孩子,是气馁的、是挫败的,如果父母再针对孩子的行为加以指责,只会让孩子「更坏」,这也是我说的:「愈打会愈欠打、愈骂会愈讨骂」的原因。父母要看到孩子的亮点、看到孩子的正向目标,然后回馈给孩子,即使它很小、很少,仍可以激发孩子向上、向善的内在趋力,会让孩子「自己想更好」。

第二个角度是辨别错误目标后,不要「中招」了,例如:孩子的哭是用来吸引父母的过度关注时,父母反而不能因为孩子哭就抱,而是要在孩子没哭的时候拥抱他,孩子哭的时候静静地陪在身旁即可。

也因为行为有「目的性」,因此如果某个行为达不到目的,人类就会改採另一个行为;也就是说,如果某个行为可以达到目的,人类就会延用下去。

我认为「行为→结果→经验→选择→行为→」是一个循环,例如:孩子躺在地上哭(行为),就可以得到玩具(结果),有了这样的经验,那幺下次孩子一定会直接从躺在地上哭开始(选择)。

因此我们要降低行为当作工具或手段的机会,就是要「陪伴孩子去面对行为的结果」。每种行为都会产生相对应的结果,不需人为安排,这叫做「自然结果」。例如:孩子选择午餐吃很少,然后下午两点就肚子饿,这是自然结果。父母要尽可能地让孩子去面对孩子的选择、决定的行为,而衍生的自然结果,不要干预或破坏(例如:餵孩子吃饭、或让孩子吃点心)。唯有让孩子面对行为的自然结果,才有可能让孩子练习为自己负起责任。

而「合理结果」则是在我们无法面对自然结果时,就必须用合理的逻辑性来设计的行为结果。例如:三岁的孩子过马路不牵手、也不看红绿灯、想冲就冲,自然结果是会被车撞,父母无法面对,因此我们必须设计「合理的逻辑性」,像是过马路必须手牵手、没有牵手就不能过马路。合理结果必须是有直接关连性的,像是没有牵手就不能看电视,这两者没有关连,所以是处罚而不是合理结果。

在教养改变的初期,我们不建议父母使用合理结果,因为自己和孩子,都很容易误判为处罚。而是先从大量的「自然结果」着手,让孩子大量有为自己的食衣住行做出决定,然后再为自己的决定负责的机会。

「父母用温和而坚定的态度,陪伴孩子面对自然或合理的结果」,父母必须要陪伴孩子一起去面对,而不是要求孩子独自去面对,或是有「冷嘲热讽、我就是要你好看」的心态,否则就算结果再合理,在孩子的心中仍然会判定为处罚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