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的银行如何因应 Open Banking,专家建议现在就行动

2020-06-24  阅读 262 次 作者:

台湾的银行如何因应 Open Banking,专家建议现在就行动

传统上银行不会与创新挂上勾,而且要上云端也往往是难上加难,但近来不论在台湾还是世界其他地方,Open Banking 成为相当热门的议题。专家指台湾行业要以开放的心态,并且马上开始行动,最后就是视所有事物为服务,才有办法因应新时代大家要新服务的态势。

台湾金管会发放 3 张纯网银执照,冲击既有银行业,主管单位形容纯网银要当鲶鱼的角色,搅动没有多少变动的台湾金融业。Open Banking 议题成为台湾银行业应对的方式,透过 API 提供吸引人的服务。但银行需要技术支援,红帽的专家 Arvind Swami 提出 3 项建议,指出红帽都能提供银行所需要的技术,但银行也得秉持开放的心态,不要因为现况运作的很好,而不思考如何提供更好的体验;也别等法规颁布才来着手进行,而是要当下就行动,免得被别家冲更快而抛在后头;最后就是不要拘泥传统银行提供的服务,而是要视所有事物都是服务。

由于纯网银的议题,大家的目光转向传统银行,好奇他们会有何因应的举动。有人会说 Open Banking 是对应的策略,Swami 指出欧盟的银行法规鬆绑,新拟定的 PSD2 允许银行在用户允许下,使用者透过银行连到其他银行进行所需要的服务。另外,中国的行动支付体系带来的电子钱包和扫码支付为人所熟悉,不是由银行主导,带来新创进入银行生态体系的可能。

Open Banking 除了受益越来越多的 API 介接系统之外,同时消费者具备想要控制自己的资料权利。儘管欧盟有 GDPR 严格管理线上环境的资料保护,但在银行服务上藉由 PSD2 的法规放宽银行能做的事情。近年来新兴服务如 Uber、Grab带来的体验,将大家胃口养大了,不少人期待能够简单透过在手机操作就完成金融服务。Swami 提及年长者会期待去柜台与真人互动,但是年轻人反而不大想与人接触,碰机器可能还更自在点。

Swami 提及各国的金融服务环境差异,像是东南亚 Open Banking 就很发达,充分运用 API 串接。中国比较是消费者需求来驱动,如微信、支付宝,这类服务往往就没有遵循既有法规的状况,形成银行系统之外的体系。澳洲的话,消费者的重点是要资料掌控权,各家银行就得配合了。不过 Swami 提醒 Open Banking 技术会面临如同网路的情形,新型态资料到底所有权归属在谁那边的问题。

至于红帽的角色设定甚幺,Swami 解释红帽能充分运用容器技术,快速叠在既有的老技术架构上面,不用砍掉银行原来用 Fortune 或是 Java 撰写的技术架构,用当代时兴的程式语言,如 Python、Node.js 来撰写比较具创意新服务。另外从系统资源规划的角度,容器技术能够在尖峰需求时,开启支援的虚拟机器,应付短期大量的资源需求。

以往银行和开源难以搭在一起,但现在创新来自开源技术,私有公司如今得依靠广大的开源社群,从中找出新技术,或是从中产生新的概念。银行也会怕锁在生态系的问题,会刻意远离可能封闭的体系,提供他们营运上的弹性。另外从传统维护约转换为订阅制,有利银行小规模尝试,进而做出与竞争者有区别的方案。

红帽在开源是长期贡献者,不是拿了程式码之后,然后就去市场贩售,具备有长久管理 Open Source 的经验,参与专案贡献的历史。别的不提,红帽起家的服务是 Linux 商业服务方案,有商业支援採订阅制的发行版本,以前很多提供发行版本的 Linux 公司,如今红帽是少数存活至今的公司。

红帽列举 Open Banking 成熟之后,有可能会出现像是动态调整信用卡额度,用过往消费和还款纪录为依据,避免消费者濒临刷卡额度上限时,刷不过时消费者懒的打电话提高额度,而是换一张卡来刷导致客户流失。或者是红帽有遇到东南亚的银行客户,需要符合防洗钱的规範,因此动态侦测超过正常情况的交易,介入并且阻止进行。

Open Banking 对于台湾似乎变化不大的银行业来说带来一些对应变局的工具,但如同 Swami 的建议,不赶快行动可是被其他更快应对,运用 Open Banking 的业者打败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